当前位置:剑客文学

《霍爷又醋了》宋云溪霍斯宴精彩章节阅读

时间:2022-09-22 15:22:19    作者:暖茶    来源:花生

小说简介:《霍爷又醋了》是一部当下热门小说,为您提供宋云溪霍斯宴小说霍爷又醋了阅读。霍爷又醋了该小说讲述了:门,一股清凉的水汽扑面而来。宋云溪秀眉微蹙,这家伙,头疼还洗冷水澡,不要命了!纵使冷水可以暂时压制脑中的蛊虫,但治标不...

《霍爷又醋了》宋云溪霍斯宴精彩章节阅读

第10章

沈兴川顾忌霍斯宴,气愤之下又拿宋云溪没办法,只能退两步让开,用眼神恶狠狠瞪向她。

宋云溪循着地址找到酒店,在前台说出房间号,马上有人领着她乘电梯上楼。

“霍斯宴?”

宋云溪在门口敲了下门,屋内迟迟无人回应。

幸好她有先见之明,找侍者要了房卡。

“滴——”

伴随着微弱的电子音,宋云溪推门进屋。

“霍斯宴?你在吗?”

宋云溪在偌大的套房喊了两声,听到次卧浴室传来阵阵水声。

“我进来了。”

推开磨砂玻璃门,一股清凉的水汽扑面而来。

宋云溪秀眉微蹙,这家伙,头疼还洗冷水澡,不要命了!

纵使冷水可以暂时压制脑中的蛊虫,但治标不治本,伤害的还是自己的身体。

非礼勿视,宋云溪闭着眼,刚伸出手,手腕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一股大力袭来,将她拖入浸满凉水的浴缸。

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宋云溪呛了口水,喉咙处被一只大手死死掐着。

疯了!

凉水激的她头皮发麻,宋云溪艰难挣开眼,透过晃动的水面对上一双猩红的眼。

“松手!”宋云溪张嘴,一串气泡脱口而出。

不行,霍斯宴已经失去理智,再这样下去她不得被他掐死!

宋云溪覆住霍斯宴的手,另一只手破水而出,用力在他小臂的麻筋上按了一下。

趁霍斯宴松劲儿的刹那,宋云溪一把将人推开,从浴缸中坐起来。

“谁让你进来的?”霍斯宴声音透着凉意。

“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宋云溪缓了两口气,“大哥,你打电话叫我来的!”

她敏锐捕捉到霍斯宴眼中闪过的迷茫,心下一沉,他的病情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霍斯宴青筋直冒,眼底挣扎出几分清明,“是你。”

“还能站起来吗?”宋云溪上前搀他,却被他一只手荡开。

切,都这时候了,还逞能呢。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宋云溪总觉得自从她说出要他娶她之后,霍斯宴对她的态度急转直下。

管他呢,宋云溪摇头甩掉突如其来的思绪,反正用不了多久就离婚了。

“别在冷水里坐着,你自己起来,我在卧室等你。”

宋云溪从浴缸里爬出来,浑身湿漉漉的,被水浸湿的衣料贴在皮肤上,更加凸显出身材玲珑有致。

架子上没有浴巾浴袍,宋云溪半蹲着打开橱子翻找。

霍斯宴眼看着她在眼前晃来晃去,太阳穴突突直跳,头更疼了。

“出去!”

宋云溪会错意,抱着浴袍朝他翻了个白眼,“怎么着,你还怕我看啊?”

一年前什么都做了,现在反倒害羞起来了。

湿衣服粘在衣服上难受极了,宋云溪懒得和他呛嘴,转身离开浴室,拉上窗帘,飞快脱掉试衣服裹上浴袍。

等霍斯宴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宋云溪头发都吹干了。

“过来,坐在这。”宋云溪拍了拍床铺。

霍斯宴狐疑坐下,见宋云溪跪坐在他身后,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宋云溪翻出被水浸湿的针灸包,取出长针,正要施针,霍斯宴突然转过头。

“你想干什么?”

“别动!”宋云溪手动将他把头转回去,“给你治疗头疼。”

见霍斯宴不安分,宋云溪“好心”提醒,“再乱动,针歪了穴位扎歪,面瘫了我可不管啊。”

话音一落,霍斯宴果真不动了。

头皮传来轻微刺痛,他眉头微蹙,脖颈的皮肤一阵凉意,宋云溪的手指不知道在摸索什么。

“什么时候好?”

“等个七八分钟。”宋云溪摸出手机,朝霍斯宴脖子拍了张照片,递到他面前,“你自己看。”

宋云溪手指捻住的地方,有一条状凸起。

见霍斯宴不语,她解释道,“这就是我先前和你说的蛊虫,你头疼就是这玩意在作祟。”

“怎么取出来?”霍斯宴沉声问。

“你应该先问,这东西是怎么跑到你脑袋里的。”宋云溪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

她吸了下鼻子,继续解释,“蛊虫分母虫和子虫,你脑袋里的就是子虫,要想彻底根除,需要找到下蛊之人,杀掉他手中的母虫。”

霍斯宴陷入沉默,在他的印象里,并没有接触过可疑的人,就连蛊虫这一词都是第一次听到。

“看这子虫的大小,你被下蛊的时间少说也有十几年。”宋云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而且下蛊最好的时间就是在被下蛊人昏睡之时,你可以想想,你身边谁最有这个可能。”

十几年前......霍斯宴神色一凛,霍正丰!

他十岁出头,住在家里,正是最叛逆的时候。他向来不许佣人进他的房间,反而是霍正丰,不顾他抗议,时常出入他房间,甚至有好几次,他醒来的时候,霍正丰就坐在他床边。

霍斯宴眸色发深,气息不稳,眼底泛起猩红,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凝神!切忌动气!”

“除了下蛊人操控母虫,被下蛊的人动气也会引发头疼。”宋云溪神情严肃,“我看你今天发病的症状,已经有神志不清的症状,再继续放任不管,迟早会被蛊虫完全控制神志!”

“届时会怎么样?会死?”

“这就要看下蛊人的意图了,他想让你死,你就会死。不过很少有人用这种蛊虫要人命,因为过程太慢,总不可能浪费十几年的时间就为了操控你自杀吧?”宋云溪停顿片刻,“大多都是为了操控对方......这蛊虫该不会是你对家在你小时候放的吧?”

真可怜,豪门大家族里果真是一滩浑水。

“针灸之术可以缓解疼痛,保持神志,让子虫不再控制你的意识。根除之法还是我刚刚说的,找到下蛊人,杀掉他手中的母虫。”

霍斯宴不再说话,宋云溪以为他在担心,“下蛊之人并不是为了取你性命,放轻松,有我在呢。”

“我要拔针了,可能有点儿疼,你忍着些。”

刺痛猛地袭来,霍斯宴闭上眼,搭在腿上的手指蜷了蜷,一声没吭。

煎熬之时,霍斯宴嗅到一股淡淡的馨香,心头的弦被人拨了一下。

这小狐狸,倒是与他想象的不同。

小说《霍爷又醋了》 第10章 试读结束。

关键字:

霍爷又醋了小说
剑客文学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