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剑客文学

作者东北虎小说-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章节阅读

时间:2022-09-22 12:41:58    作者:东北虎    来源:mp

小说简介:《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小说的主角是唐屿白方思潼,带您赏读唐屿白方思潼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小说阅读,唐屿白方思潼说精彩章节节选:天离开餐厅,我就找了介绍我俩相亲的朋友,各种打探他的消息。使用各种技巧进行偶遇。他或许看到...

作者东北虎小说-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章节阅读

我知道我是一个替身。在我老公眼里,我永远比不上他的白月光。

可是有一天,我要和他离婚了,他来求我不要离,我看着他,轻声道:“唐屿白,你不像他了。”

我和唐屿白是通过相亲认识的。

第一次见面,他正襟危坐,眸子里显露出的温柔,和那个人极像。

我坐在他的对面,问他:「你想和我结婚吗?」

他的眸子黯然了一下,笑意渐深,「我们这才见了第一面不是吗?」

说话的声音真真是像极了。

仿佛是在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那天离开餐厅,我就找了介绍我俩相亲的朋友,各种打探他的消息。

使用各种技巧进行偶遇。

他或许看到了我的诚意,渐渐动容了。

我俩的关系一直是在一种暧昧状态里,今天去吃个饭,明天看场电影,后天去小吃街逛街。

谁都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我和他的暧昧状态一直维持到冬天。

他家里的催婚越发严重,非要让他将我带到家里去见家长。

他父母看着我,满脸沉重,好在我的条件好,他们也就同意了。

并且急匆匆地跟我俩商量婚期。

可唐屿白并不高兴,他满脸皆是冷漠,半分不见开心色。

我凑到他耳边,低声问他:「怎么了,和我结婚你不开心吗?」

他沉默地低头瞧我,将我的眼睛盖住:「你别多想了。」

那般冷漠的模样,我透过他,看不见那影子了。

所以我一个劲地逗着他开心。

他将手从我的眼睛上拿开后,便又恢复了那般温润的模样。

过了两天,唐屿白便问我愿不愿意和他结婚,我自然是愿意的。

可我没想到,我俩的婚事没有婚礼,没有宾客,也没有婚纱照,只有两张证件。

那天夜里,他攥着我的腰一个劲地发狠。

我没有力气与他挣扎。

在模糊间,我好像听见一个人在唤我,我也很想抓到他。

一阵温存过后,他低声调笑道:「思思,还有力气吗?」

我攀着他,不言语。

他将水递到我的嘴边,我喝了两口,他便靠在床头揽着我。

既不言也不语。

我累得睁不开眼,他便抱着我去清理。

晚上好多次,都能听见他动弹,然后扯扯被子给我盖上。

好似我根本就是个连自己都料理不好的孩子。

【黄昏文学】

他对我越好,我对他的亏欠就越多。

索性我便承担起了更多的家务。

他也将他的财政大权全权交予我。

我下意识地拒绝,和他推推拉拉,他佯装生气,我就接了下来。

唐屿白工作忙,我工作清闲,他加班的时候,我便给他去送一餐。

我坐在他的腿上,他轻轻地吻在我的唇边,轻声问我:「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

听到这个问题,我愣怔了一瞬。

明明我一直都会做饭。

并且做饭也是我的兴趣所在。

他似乎也察觉到了话里的问题,怔了片刻,随即便解释道:「我是说,你不用辛苦做饭,我点个外卖就是了。」

他捏着我的手,轻轻笑出声来:「可别把这细嫩的小手给烫伤了。」

唐屿白是不喜欢我做饭的。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那一次过后,我便很少再进厨房。

唐屿白在家的时候,他会遵从我的作息,一天两顿饭晚上加一餐。

他实在是熬不住,枕着我的腿就睡着了。

我看着他的眉眼,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

其实他闭着眸子会比睁着眸子像那个人。

倏地,我被抓住腕子,压倒在沙发上:「刚吃完东西有点撑,要不我们运动一下?」

在这事儿上,他乐此不疲。

新婚这阵子,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折腾一阵子才肯罢休。

我搂着他的腰,勾了勾唇,眼里的笑意逐渐加深,在他的耳边轻声道:「特殊时期。」

可我的手并不太老实,顺着他的上衣摸上去。

他也不阻止,但他面容上的淡笑却渐渐消失了。

「那还折腾我。」他捉住我的手,「你等着,早晚收拾你。」

我看着他变脸比变书还快,笑出声来。

新婚一年,皆是如此情形。

就连我被催生,也都是唐屿白轻轻地揭过去。

每次回家我都会被我爸数落,他便说我哪哪都好,他愿意养。

就在我以为日子可以这般过下去的时候。

我在他的书架子发现了一本影集。

上面写着他大学时期班级的名字。

里面也全是他在大学时期的照片。

我本不想翻动他的隐私,要摆放回去的时候,突然掉出一张照片。

那照片里,唐屿白和一个女生几乎贴在一起,女孩的那双手,还摆弄着他的脸做出鬼脸。

照片的后面写着,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那字略有些潦草,和他如今沉稳大气的字体看不出是一个人写的。

就在我要给他夹回去的时候,一把被抢了过去。

我没稳住身子,一下子被推倒。

我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他的眼睛直直地注视着这张照片,眸子里透露出的温情,像是对待珍宝。

「你以后不要再进书房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弯腰摸起地面上的影集,搁在桌面上,抬腿就要往外走。

却又被他喊住:「方思潼,你有没有听见?」

他的语气又冷又硬,让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我记得了,以后不会再踏进书房半步的。」

我的声音竟带了一抹哭腔。

照镜子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这张脸竟然和刚才照片里的那张脸有五分相似。

尤其是那温婉的气质和穿衣风格也是。

怪不得唐屿白并不排斥我对他的靠近,怪不得被父母催婚之后,他会冷下脸来。

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我不过也是个替身。

【黄昏文学】

我对唐屿白的愧疚一扫而光。

他拿我当替身,而我也是如此。

既如此,那便是搭伙过日子,没有什么好纠结的。

他因为吼我的事,感到抱歉,一遍遍地要跟我搭话道歉。

我装作不知道,含着笑对上他的眸子:「我俩之间哪里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这一篇被我轻轻揭过。

我们的日子照常过。

只是我没有了一开始对他的热络。

即便是我的心里装着另外的人,可我是真心实意地跟他过日子,可他哪,时时刻刻都念着那个人有没有离婚。

他不想跟我生孩子,是怕有一天那个女人离婚过后,他无法接盘。

我们的恩爱全然都是装出来的。

一开始便是如此。

结婚第三年,在结婚纪念日那天,我撞见唐屿白在和一个女人逛街买母婴用品。

看到真人我才知道,那个人和我长得到底有多像。

如若不是我知道自己是独生女,我还以为,这是我的双胞胎姐妹。

我和唐屿白的姐姐交谈着从他身边走过。

他姐姐本想去跟他打招呼,可看到他身侧的女人,拉着我急急忙忙地就走了

唐屿白明显是松了一口气。

他们站在一起很像是一对金童玉女。

真真是般配极了。

他晚上回来,我在书房处理工作的事情,他喝得醉醺醺地推门而入。

之后一把抱住我,他说:「思思,谢谢你。」

不出意外的话,他是认错了人。

我是方思潼,家里的人都喊我潼潼,唯独他喊我思思。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夫妻之间的小情趣。

可是我今天刚刚知道,他的初恋女友叫叶思思。

哪里是在喊我嘛,明明是在喊别人。

我坐在那没有动弹,被他搂得紧了几分:「思思,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我的下巴抵在他的肩颈处,轻声应答他:「好。」

随即,他便开始吻我。

他抱起我往主卧走,一整晚,他都紧紧地拥着我。

好像生怕他的思思离开一样。

他的工作再次进入忙碌。

还要出差去处理一些事物。

但是我开始隐隐有些恶心,上个月的生理期也拖延了差不多有一个月之久。

我害怕自己是怀孕了,就买了一根验孕棒,然后按照说明书使用。

是真的怀孕了。

索性我就直接去医院做个检查确认一下,可我刚从 B 超室里出来,就看见唐屿白和叶思思了。

唐屿白站在叶思思面前,让我以为她才是他的老婆。

我正准备装作没有看见擦肩而过时,一把被唐屿白抓住了腕子:「思潼,你怎么在这里?」

他低头看我,我对上他的眸子,在心里沉吟好半天,面上才扯出一丝笑来:「我心脏不太舒服,过来做个心脏彩超。」

说着,他就上手要抢我的结果。

我死死攥着不松手,只见他眉头一皱:「方思潼,你让我看看。」

我打着哈哈:「我没啥事,你不是还得陪思思去做孕检嘛,别让她等急了。」

这么一句话,让唐屿白醒过神来。

他放弃与我争抢,将手上的水递到我手里:「思潼,你在这等我一下,我陪思思做完,带你回家。」

等他回家啊,还不知道何年何月呢。

毕竟他一从外面回来,就去的叶思思那。

显然嘛,叶思思对他来讲更重要些,而我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我没把他的话当回事,转身就出了医院,一出去就将 B 超给扔了。

这个孩子我没有想要留下,毕竟,他不受他父亲的期待。

关键字: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小说
剑客文学猜你喜欢